四書五經四庫全書道教指南茗香文齋茗香文齋-補遺軒怡文苑
> 新國學網---茗香文齋*諸子百家

    <progress id="7bvpt"><listing id="7bvpt"><delect id="7bvpt"></delect></listing></progress>
    
    

    <nobr id="7bvpt"><sub id="7bvpt"></sub></nobr>

        <progress id="7bvpt"></progress>

           諸子百家>>

          莊子

          《莊子·雜篇·讓王第二十八》


          堯以天下讓許由,許由不受。又讓于子州支父,子州之父曰:“以
          我為天子,猶之可也。雖然,我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
          下也!狈蛱煜轮林匾,而不以害其生,又況他物乎!唯無以天下為
          者可以托天下也。舜讓天下于子州之伯,子州之伯曰:“予適有幽憂
          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惫侍煜麓笃饕,而不以易生。此
          有道者之所以異乎俗者也。舜以天下讓善卷,善卷曰:“余立于宇宙
          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囗(左“纟”右“!保。春耕種,形
          足以勞動;秋收斂,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于天地
          之間,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彼觳
          受。于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處。舜以天下讓其友石戶之農。石戶之
          農曰:“囗囗(左“扌”右“卷”)乎,后之為人,葆力之士也!
          以舜之德為未至也。于是夫負妻戴,攜子以入于海,終身不反也。

          大王囗(“檀”字去“木”音dan4)父居豳,狄人攻之。事之
          以皮帛而不受,事之以犬馬而不受,事之以珠玉而不受。狄人之所求
          者土地也。大王囗父曰:“與人之兄居而shaa其弟,與人之父居而shaa其
          子,吾不忍也。子皆勉居矣!為吾臣與為狄人臣奚以異。且吾聞之:
          不以所用養害所養!币蛘揉恚ㄉ稀爸瘛毕隆皧A”)而去之。民相連
          而從之。遂成國于岐山之下。夫大王囗父可謂能尊生矣。能尊生者,
          雖貴富不以養傷身,雖貧賤不以利累形。今世之人居高官尊爵者,皆
          重失之。見利輕亡其身,豈不惑哉!

          越人三世弒其君,王子搜患之,逃乎丹穴,而越國無君。求王子搜
          不得,從之丹穴。王子搜不肯出,越人熏之以艾。乘以王輿。王子搜
          援綏登車,仰天而呼曰:“君乎,君乎,獨不可以舍我乎!”王子搜
          非惡為君也,惡為君之患也。若王子搜者,可謂不以國傷生矣!此固
          越人之所欲得為君也。

          韓魏相與爭侵地,子華子見昭僖侯,昭僖侯有憂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子華子曰:“
          今使天下書銘于君之前,書之言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
          則左手廢。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芫鹬?”昭僖侯曰:“寡
          人不攫也!弊尤A子曰:“甚善!自是觀之,兩臂重于天下也。身亦
          重于兩臂。韓之輕于天下亦遠矣!今之所爭者,其輕于韓又遠。君固
          愁身傷生以憂戚不得也!辟液钤唬骸吧圃!教寡人者眾矣,未嘗得
          聞此言也!弊尤A子可謂知輕重矣!

          魯君聞顏闔得道之人也,使人以>先焉。顏闔守陋閭,苴布之衣,
          而自飯牛。魯君之使者至,顏闔自對之。使者曰:“此顏闔之家與?
          ”顏闔對曰:“此闔之家也!笔拐咧>。顏闔對曰:“恐聽謬而遺
          使者罪,不若審之!笔拐哌,反審之,復來求之,則不得已!故若
          顏闔者,真惡富貴也。

          故曰:道之真以治身,其緒余以為gguuoojiia,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觀
          之,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非所以完身養生也。今世俗之君子,
          多危身棄生以殉物,豈不悲哉!凡圣人之動作也,必察其所以之與其
          所以為。今且有人于此,以隨侯之珠,彈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
          也?則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輕也。夫生者豈特隨侯之重哉!

          子列子窮,容貌有饑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陀醒灾卩嵶雨栒,曰:“列御寇,蓋
          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國而窮,君無乃為不好士乎?”鄭子陽即令官遺
          之粟。子列子見使者,再拜而辭。使者去,子列子入,其妻望之而拊
          心曰:“妾聞為有道者之妻子,皆得佚樂。今有饑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君過而遺先生
          食,先生不受,豈不命邪?”子列子笑,謂之曰∶“君非自知我也,
          以人之言而遺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
          ”其卒,民果作難而shaa子陽。

          楚昭王失國,屠羊說走而從于昭王。昭王反國,將賞從者。及屠羊
          說。屠羊說曰:“大王失國,說失屠羊。大王反國,說亦反屠羊。臣
          之爵祿已復矣,又何賞之有!蓖踉唬骸皬娭!蓖姥蛘f曰:“大王
          失國,非臣之罪,故不敢伏其誅;大王反國,非臣之功,故不敢當其
          賞!蓖踉唬骸耙娭!蓖姥蛘f曰:“楚國之法,必有重賞大功而后
          得見。今臣之知不足以存國,而勇不足以死寇。吳軍入郢,說畏難而
          避寇,非故隨大王也。今大王欲廢法毀約而見說,此非臣之所以聞于
          天下也!蓖踔^司馬子綦曰:“屠羊說居處卑賤而陳義甚高,子綦為
          我延之以三旌之位!蓖姥蛘f曰:“夫三旌之位,吾知其貴于屠羊之
          肆也;萬鍾之祿,吾知其富于屠羊之利也。然豈可以貪爵祿而使吾君
          有妄施之名乎?說不敢當,愿復反吾屠羊之肆!彼觳皇芤。

          原憲居魯,環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戶不完,桑以為樞而甕牖,二
          室,褐以為塞,上漏下濕,匡坐而弦歌。子貢乘大馬,中紺而表素,
          軒車不容巷,往見原憲。原憲華冠囗(左“纟”右“徙”音xi1)
          履,杖藜而應門。子貢曰:“嘻!先生何?”原憲應之曰:“憲聞
          之,無財謂之貧,學而不能行謂之病。今憲貧也,非病也!弊迂曞
          巡而有愧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原憲笑曰:“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學以為人,教以
          為己,仁義之慝,輿馬之飾,憲不忍為也!

          曾子居衛,囗(“溫”字以“纟”代“氵”音yun4)袍無表,
          顏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腫噲,手足胼胝,三日不舉火,十年不制衣。正冠而纓絕,捉襟
          而肘見,納屨而踵決。曳縱而歌《商頌》,聲滿天地,若出金石。天
          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故養志者忘形,養形者忘利,致道者忘心矣
          。

          孔子謂顏回曰:“回,來!家貧居卑,胡不仕乎?”顏回對曰:“
          不愿仕;赜泄庵镂迨,足以給囗(左“饣”右“干”音zh
          an1)粥;郭內之田十畝,足以為絲麻;鼓琴足以自娛;所學夫子
          之道者足以自樂也;夭辉甘!笨鬃鱼溉蛔內,曰:“善哉,回之
          意!丘聞之:‘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審自得者,失之而不懼;行
          修于內者,無位而不怍!鹫b之久矣,今于回而后見之,是丘之得
          也!

          中山公子牟謂瞻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闕之下,奈何?
          ”瞻子曰:“重生。重生則利輕!敝猩焦幽苍唬骸半m知之,未能
          自勝也!闭白釉唬骸安荒茏詣賱t從,神無惡乎!不能自勝而強不從
          者,此之謂重傷。重傷之人,無壽類矣!”魏牟,萬乘之公子也,其
          隱巖穴也,難為于布衣之士,雖未至乎道,可謂有其意矣!

          孔子窮于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糝,顏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甚憊,而弦歌于
          室。顏回擇菜,子路、子貢相與言曰:“夫子再逐于魯,削跡于衛,
          伐樹于宋,窮于商周,圍于陳蔡。shaa夫子者無罪,藉夫子者無禁。弦
          歌鼓琴,未嘗絕音,君子之無恥也若此乎?”顏回無以應,入告孔子
          ?鬃油魄,喟然而嘆曰:“由與賜,細人也。召而來,吾語之!
          子路、子貢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謂窮矣!”孔子曰:“是何言
          也!君子通于道之謂通,窮于道之謂窮。今丘抱仁義之道以遭亂世之
          患,其何窮之為?故內省而不窮于道,臨難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
          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陳蔡之隘,于丘其幸乎!笨鬃酉
          然反琴而弦歌,子路囗(左“扌”右“乞”音xi4)然執干而舞。
          子貢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惫胖玫勒,窮亦樂,通
          亦樂,所樂非窮通也。道德于此,則窮通為寒暑風雨之序矣。故許由
          娛于穎陽,而共伯得乎丘首。

          舜以天下讓其友北人無擇,北人無擇曰:“異哉,后之為人也,居
          于畎畝之中,而游堯之門。不若是而已,又欲以其辱行漫我。吾羞見
          之!币蜃酝肚邈鲋疁Y。

          湯將伐桀,因卞隨而謀,卞隨曰:“非吾事也!睖唬骸笆肟?
          ”曰∶“吾不知也!睖忠蝾舛\,瞀光曰:“非吾事也!睖
          曰∶“孰可?”曰:“吾不知也!睖唬骸耙烈稳?”曰:“強
          力忍垢,吾不知其他也!睖炫c伊尹謀伐桀,克之。以讓卞隨,卞
          隨辭曰:“后之伐桀也謀乎我,必以我為賊也;勝桀而讓我,必以我
          為貪也。吾生乎亂世,而無道之人再來漫我以其辱行,吾不忍數聞也
          !”乃自投囗(左“木”右“周”音zhou1)水而死。湯又讓瞀
          光,曰:“知者謀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立
          乎?”瞀光辭曰:“廢上,非義也;shaa民,非仁也;人犯其難,我享
          其利,非廉也。吾聞之曰:‘非其義者,不受其祿;無道之世,不踐
          其土!瘺r尊我乎!吾不忍久見也!蹦素撌陨蛴趶]水。

          昔周之興,有士二人處于孤竹,曰伯夷、叔齊。二人相謂曰:“吾
          聞西方有人,似有道者,試往觀焉!敝劣卺,武王聞之,使叔旦
          往見之。與盟曰:“加富二等,就官一列!毖裰。二人相視
          而笑,曰:“嘻,異哉!此非吾所謂道也。昔者神農之有天下也,時
          祀盡敬而不祈喜;其于人也,忠信盡治而無求焉。樂與政為政,樂與
          治為治。不以人之壞自成也,不以人之卑自高也,不以遭時自利也。
          今周見殷之亂而遽為政,上謀而下行貨,阻兵而保威,割牲而盟以為
          信,揚行以說眾,shaa伐以要利。是推亂以易暴也。吾聞古之士,遭治
          世不避其任,遇亂世不為茍存。今天下囗(外“門”內“音”),周
          德衰,其并乎周以涂吾身也,不如避之,以潔吾行!倍颖敝劣谑
          陽之山,遂餓而死焉。若伯夷、叔齊者,其于富貴也,茍可得已,則
          必不賴高節戾行,獨樂其志,不事于世。此二士之節也。



          古典novelxiaoshuo 現代novelxiaoshuo 古典詩詞 現代詩歌 外國文學 名家文集 另類作品 笑話大全 偵探novelxiaoshuo 科幻novelxiaoshuo 諸子百家 文學常識 四書五經 四庫全書 道教書籍
          武俠novelxiaoshuo 言情novelxiaoshuo 古典散文 現代散文 紀實文學 人物傳記 熱門作品 原創作品 文學理論 經濟研究 哲學宗教 馬列zhuyi 茗香文齋 國學書庫 新國學理論
          无码一级片

            <progress id="7bvpt"><listing id="7bvpt"><delect id="7bvpt"></delect></listing></progress>
            
            

            <nobr id="7bvpt"><sub id="7bvpt"></sub></nobr>

                <progress id="7bvpt"></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