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書五經四庫全書道教指南茗香文齋茗香文齋-補遺軒怡文苑
> 新國學網---茗香文齋*諸子百家

    <progress id="7bvpt"><listing id="7bvpt"><delect id="7bvpt"></delect></listing></progress>
    
    

    <nobr id="7bvpt"><sub id="7bvpt"></sub></nobr>

        <progress id="7bvpt"></progress>

           諸子百家>>

          莊子

          《莊子·外篇·駢拇第八》


          駢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于德;附贅縣疣出乎形哉,而侈于性;多
          方乎仁義而用之者,列于五藏哉,而非道德之正也。是故駢于足者,
          連無用之肉也;枝于手者,樹無用之指也;多方駢枝于五藏之情者,
          淫僻于仁義之行,而多方于聰明之用也。

          是故駢于明者,亂五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淫文章,青黃黼黻之煌煌非乎?而離朱是
          已!多于聰者,亂五聲,淫六律,金石絲竹黃鐘大呂之聲非乎?而師
          曠是已!枝于仁者,擢德塞性以收名聲,使天下簧鼓以奉不及之法非
          乎?而曾、史是已!駢于辯者,累瓦結繩竄句,游心于堅白同異之間
          ,而敝跬譽無用之言非乎?而楊、墨是已!故此皆多駢旁枝之道,非
          天下之至正也。

          彼正正者,不失其性命之情。故合者不為駢,而枝者不為囗(左“
          足”右“支”);長者不為有余,短者不為不足。是故鳧脛雖短,續
          之則憂;鶴脛雖長,斷之則悲。故性長非所斷,性短非所續,無所去
          憂也。

          意仁義其非人情乎!彼仁人何其多憂也。且夫駢于拇者,決之則泣
          ;枝于手者,囗(左“齒”右“乞”音he2)之則啼。二者或有余
          于數,或不足于數,其于憂一也。今世之仁人,蒿目而憂世之患;不
          仁之人,決性命之情而饕貴富。故意仁義其非人情乎!自三代以下者
          ,天下何其囂囂也。

          且夫待鉤繩規矩而正者,是削其性者也;待繩約膠漆而固者,是侵
          其德者也;屈折禮樂,囗(左“口”右“句”)俞仁義,以慰天下之
          心者,此失其常然也。天下有常然。常然者,曲者不以鉤,直者不以
          繩,圓者不以規,方者不以矩,附離不以膠漆,約束不以囗(左“纟
          ”右“墨”音mo4)索。故天下誘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同焉
          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故古今不二,不可虧也。則仁義又奚連連如
          膠漆mo4索而游乎道德之間為哉!使天下惑也!

          夫小惑易方,大惑易性。何以知其然邪?自虞氏招仁義以撓天下也
          ,天下莫不奔命于仁義。是非以仁義易其性與?

          故嘗試論之: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則以身
          殉利;士則以身殉名;大夫則以身殉家;圣人則以身殉天下。故此數
          子者,事業不同,名聲異號,其于傷性以身為殉,一也。

          臧與谷,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問臧奚事,則挾策讀書;問谷
          奚事,則博塞以游。二人者,事業不同,其于亡羊均也。

          伯夷死名于首陽之下,盜跖死利于東陵之上。二人者,所死不同,
          其于殘生傷性均也。奚必伯夷之是而盜跖之非乎?

          天下盡殉也:彼其所殉仁義也,則俗謂之君子;其所殉貨財也,則
          俗謂之小人。其殉一也,則有君子焉,有小人焉。若其殘生損性,則
          盜跖亦伯夷已,又惡取君子小人于其間哉!

          且夫屬其性乎仁義者,雖通如曾、史,非吾所謂臧也;屬其性于五
          味,雖通如俞兒,非吾所謂臧也;屬其性乎五聲,雖通如師曠,非吾
          所謂聰也;屬其性乎五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機房敏感詞屏蔽>se,雖通如離朱,非吾所謂明也。吾所謂臧者
          ,非所謂仁義之謂也,臧于其德而已矣;吾所謂臧者,非所謂仁義之
          謂也,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吾所謂聰者,非謂其聞彼也,自聞而已
          矣;吾所謂明者,非謂其見彼也,自見而已矣。夫不自見而見彼,不
          自得而得彼者,是得人之得而不自得其得者也,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
          適者也。夫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雖盜跖與伯夷,是同為淫僻也。
          余愧乎道德,是以上不敢為仁義之操,而下不敢為淫僻之行也。



          古典novelxiaoshuo 現代novelxiaoshuo 古典詩詞 現代詩歌 外國文學 名家文集 另類作品 笑話大全 偵探novelxiaoshuo 科幻novelxiaoshuo 諸子百家 文學常識 四書五經 四庫全書 道教書籍
          武俠novelxiaoshuo 言情novelxiaoshuo 古典散文 現代散文 紀實文學 人物傳記 熱門作品 原創作品 文學理論 經濟研究 哲學宗教 馬列zhuyi 茗香文齋 國學書庫 新國學理論
          无码一级片

            <progress id="7bvpt"><listing id="7bvpt"><delect id="7bvpt"></delect></listing></progress>
            
            

            <nobr id="7bvpt"><sub id="7bvpt"></sub></nobr>

                <progress id="7bvpt"></progress>